刚刚更新: 〔太乙〕〔秦时明月之人宗门〕〔道行搬山起〕〔我大明武德充沛但〕〔青莲之巅〕〔赤之沙尘〕〔杨辰秦惜〕〔朕只是一个演员〕〔不败战神 杨辰秦惜〕〔因为怕痛所以全点〕〔我能看见植物行为〕〔北境守护神杨辰秦〕〔我是解梦师〕〔港九枭雄〕〔我的天赋是复活〕〔网游之全民领主〕〔不败神婿 杨辰秦惜〕〔王爷,王妃又在搞〕〔冥王的寻妻之路〕〔锦衣卫大人的宠妻
特殊教育小说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冷面战神又撩又甜 第一卷琉璃国升职记 第31章宫宴(一)
    可是,她拒绝得了吗?是皇后宴请啊!南宫可晴整个人都不好了,瘫软在榻榻米上,有气无力,“哎!我晕了……”

    雨荷似有点小激动,一边忙碌着挑选宫宴穿的衣裙,一边喋喋不休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,这是您第一次进宫,奴婢把昨天皇上赏您的布料拿到雨衣阁做件漂亮的衣服吧,那可都是很考究的布料呢!进宫的时候咱们就穿它。”

    “在给小姐画个宫廷装,做个飞天发髻……”似乎又想到什么似的忙说道:“小姐没有好点的面首,还得打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哦!会说咱们了。”南宫可晴避重就轻回应。

    她家小姐一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就顾左右而言他。

    “小姐,奴婢说的不是这个……小姐第一次进宫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南宫可晴不厌其烦地回应。

    雨灵站在一边看不下去了,阻止了雨荷接下去的动作,“雨荷,你家小姐可是王公贵族之女?”

    雨荷纳闷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达官贵人之女?”雨灵又问。

    雨荷还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懵懂的样子,雨灵严肃认真地分析道:“官家之女各个都打扮的花枝招展,更别提宫里的娘娘是如何地争奇斗艳,小姐若是那样高调出场,不是把小姐推置风口浪尖上招来闲话吗?岂不是惹来不必要麻烦?”

    不愧是宫里出来的,有经验,南宫可晴认同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雨荷突然心下一惊,不管是官家小姐还是宫里的娘娘哪个是好惹的主?

    仿佛如醍醐灌顶一般茅塞顿开,“小姐,奴婢错了,还如往常一样,简约而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们低调一点就好。”终于开窍了。

    数天后,得了痢疾的小男孩,经过几天的输液也慢慢地好转。

    夫妇两个开心不已,诊金也给了不少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患者预约排着号的,一个是两三岁的孩子长了六个脚指头,这个在简单不过,做个外科手术切除就好了。

    第三个患者就是一位妇女有隐疾,两年也没有怀孕,吃了很多中药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南宫可晴检查过,没有问题,听她说婆婆给她的压力甚大,如果在半年内不怀孕就纳小。

    其实,在现代这样的例子很多,越是着急越是怀不上。

    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婆婆加在她身上的压力,自古婆媳都是不好相处。

    南宫可晴建议她放松精神,不要胡思乱想,注意饮食习惯,平时好好调养,心情好了就会怀孕了,之所以一时怀不上和她的心情压抑有极大关系。

    南宫可晴又建议道:“如果可以的话,建议和您相公出去旅游,散散心,心情好了,自然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旅游……?”患者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南宫可晴直抚额,“就是出门到处走走,散散心,看看好山好水好河流,野个餐,露营啥的!或者找个好点的酒店住个宿什么的,心情一好,说不定孩子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在现代,医生也是这样建议的,好多年轻人压力都大,精神紧绷,不孕的很多,她身边一个朋友就是这种情况,后来两口子出去旅游,结果意外地就怀孕了。

    其实挺灵的……

    “好吧!我和相公说说。”女患者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马上中秋了,南宫可晴想着医馆的大夫和伙计都应该过个团圆节。

    于是,吩咐章远动用了店里的资金买了很多米、面、油发给了店里的伙计,这个也算是少东家让大家过个好节了。

    他们深知少东家是大好人,如果换成别家的店,每天辛苦劳作不算,还会克扣工钱,打骂更不用说了,而今他们是多么幸福啊!

    此次宫宴请的都是皇亲国戚,王公大臣的家眷和皇后精挑细选出的嫡女。

    只有这些人才可以参加这样盛大的宫宴,若不是她在这次秋猎时护驾有功,又被皇上封了县主,定是不会有她的名额的,身份决定一切。

    镜子前,南宫可晴淡扫蛾眉,身穿白色锦缎束腰裙,领口往下到衣襟以及腰带均是湖蓝色的锦缎相间,简约、大方。

    刘海以及两侧分别编了排骨辫子绾于头顶并做了简单的发饰,一支湖蓝瓷小珠流苏发簪斜插于侧面,在配上一对流苏耳坠,就在也没有其他的首饰了。

    这副打扮既没有华服,也没有满头的珠光宝气,不至于盖过了官家小姐,既优雅、低调,又清新淡雅得好看。

    雨荷在镜子旁边,痴痴地看着自家小姐,“小姐真好看,如果好好打扮一番,穿上华服,画点妆容一定是琉璃国最美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南宫可晴笑了,成心逗她:“你家小姐没有华服,没有妆容难道就不美了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奴婢不是这个意思,奴婢觉得小姐已经很美了,就是小姐有意低调,否则,奴婢早就想好好给小姐打扮一番了。”

    她喜欢打扮小姐,总想打扮的再漂亮一点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会有机会的……”说不定她过生日那天可以满足她一次。

    “小姐,不早了,该出发了。”雨灵提醒道,顺便拿了个披风,已经秋天了,还是很凉的。

    因为经常出诊、出门办事没有马车很不方便。

    所以,南宫可晴买了辆马车,虽然不豪华,但是也属于中上等了,里面还有一方茶桌,一个小型的柜子,里面可以放很多物品,吃食,她还可以在里面斜躺着,里面的毯子都是毛茸茸的,舒服的很。

    马车行至宫门口,看到好多人在那排队,雨灵解释道:“只有皇上、皇子、亲王、公主才能走正门,其他人都得走侧门,而且还要登记,“咱们也在这排吧!”

    两个人下了马车排起长龙,幸好不是夏天,否则晒死了。

    宫门口这个热闹啊,大家都在聊天,喧哗声此起彼伏……

    这时,一声惨叫声响起: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皆朝后面看去,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模样的女子倒在地上,因为摔的有点狠,双手也脏了,还渗出了丝丝血迹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……您有没有受伤啊!”身边的丫鬟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你那穷酸样,也配参加宫宴?排到后面去,这个位置给我们家小姐。”一个气焰嚣张的丫鬟叫嚷着。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女子眸光清冷,没有半点委屈,只是定定的看着她们,因为自己出身低微,自然不敢与眼前的这位争论什么,受到她们的奚落、讽刺也只能默默的忍受着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……?一个四品官员的女儿也敢如此嚣张?”丫鬟举止嚣张蛮横。

    这丫鬟目中无人,任谁都看出来是她们嚣张跋扈。

    此时,周围的一些小姐、夫人已经开始小声的议论……

    南宫可晴嘴角轻扯出一抹笑意,还没进宫呢,就在大门口上演大戏了?

    “那个嚣张的家伙是谁家的婢女?”

    雨灵瞥了一眼,回道:“是沐将军的嫡女沐婉儿的贴身大侍女。”她也看不惯这一对主仆。

    “听说她特别嚣张跋扈,家里的庶妹被她欺负的也是敢怒而不敢言。”雨灵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问你看什么?”这回是沐婉儿开口,被她这样的盯着,让她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见她还是没有回答,沐婉儿气急一个箭步过去,“啪”的一声,大嘴巴子打在了女子的脸上。

    沐婉儿很不喜欢这个女人,虽然出身低,但是却得到皇后的喜欢。

    就因为她出身书香门第,写的一手好字,远近闻名,帮着皇后娘娘抄经书,才得以进宫的吗,她就是不甘心,凭什么?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女子,冷冷地瞪视着凶神恶煞的主仆,半点没有屈服。

    “那个挨打的女子是?看样子还是挺倔强的。”南宫可晴欣赏道。

    雨灵无所不知地说起,“四品官家嫡女,叫什么洛冰清,是个才女,听说她写的字被很多人临摹,皇后也喜欢她帮着抄抄经书。”

    “哦!走,看热闹去。”反正排队闲着也是闲着。

    洛冰清捂着脸,就是不说话,依旧冷冷的看着她,让她难受。

    沐婉儿被她盯的发毛,气不过地骂道:“贱人……”嘴里不停地骂着,挥手就要打上去。

    只一瞬间,南宫可晴一把抓住了沐婉儿的手腕,笑得很无害:“这位小姐,还是息怒的好。”

    沐婉儿身边的贴身丫鬟嚣张的大喝一声:“放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也敢管本小姐的事。”沐婉儿怒斥。

    南宫可晴耸耸肩,无所谓地说道: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是谁?”蠢货,在宫门口闹,什么家风都被她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……?”沐婉儿气急败坏地问。

    南宫可晴挑着眉,勾唇一笑,“字面上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沐婉儿看着她一身的素衣,满头就一支簪子,没什么特别之处,更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不禁更加的有恃无恐,从下到上的打量着……满脸嫌弃,鄙夷道:“也不是什么高官之女,在这逞什么能?”

    南宫可晴反问道:“你说对了,我不是什么高官之女,道理不在于品阶的高低,你说对吗?”

    而后顿了顿,故意发难地说道:“大庭广众之下,你在宫门口这样叫嚣就不怕传到皇后耳里?这里的人可都是皇后请来的呢……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就是在说:如果不知收敛,她就出名了,惊扰了皇后有她受的。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说,沐碗儿后知后觉,心里的不甘地有点动摇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安暖叶景淮〕〔长夜余火〕〔第一战神杨风〕〔开局地摊卖大力〕〔帝姬她又回来冠绝〕〔我的首富外公〕〔最强杀手〕〔总裁的翻译官夫人〕〔超神学院之我为妖〕〔全职艺术家〕〔大奉打更人〕〔万族之劫〕〔这个诅咒太棒了〕〔斗战仙穹〕〔功高盖世萧破天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