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废婿王者岳风〕〔荒原部落〕〔南宋游记〕〔隐婿〕〔老祖宗在天有灵〕〔教练我想学综合格〕〔我能召唤诸天神魔〕〔魔王爆宠,重生毒〕〔基因大时代〕〔麻衣相师李北斗〕〔孙猴子是我师弟〕〔都市之无上君主〕〔玄真策〕〔赛场之王〕〔没时间恋爱的肖先〕〔宫主别跑〕〔一世豪婿岳风〕〔废婿翻身岳风〕〔废婿岳风〕〔岳风柳萱
特殊教育小说网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一十八章 知己
    魏渊的话,让所有人的目光,不约而同的聚焦在许七安身上。

    城头的临安、怀庆,文武官员。城下的出征队伍、街边的百姓。

    许七安停下鼓声,默然片刻,没有回头,朗声笑道:“魏公,“天下谁人不识君”后,送行诗再无出其右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纵声道:“不如卑职作一首词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当着数千人的面,大声交谈。

    魏渊略有沉吟,笑容不减:“可!”

    一簇簇目光,霎时间又落在了许七安身上,底下的学子和城头的文官,精神猛的一振。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怎么能没有诗词助兴,有大奉诗魁在场,士林又要多一首传世名作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读书人们就有点上头了,对许七安的词无比期待。

    许七安没有停止擂鼓,反而愈发的激烈,鼓声咚咚回荡。

    他心里确实有一首词想送给魏渊。

    楚州回来后,他曾与魏渊有过一场交心,得知了魏渊对镇北王的谋划,有意重掌兵权。

    也是那一次,许七安才意识到,这位在朝堂之上与多党抗衡的大青衣,其实一直想重新掌兵,施展抱负,却求而不得。

    魏渊当年打完山海关战役后,便被夺了兵权,被死死按在朝堂二十年。

    魏公,二十年了,你可曾梦回沙场,指点江山?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伴随着鼓声,气运丹田,朗声道:

    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!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沙场秋点兵。”

    魏渊愣住了,愕然的看着城墙上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好词!

    众文官眼睛猛的亮起,这一句,说的是醉梦里挑灯看剑,仿佛回到了当年的军旅生涯。

    结合当下情景,他们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,那个秋后点兵的沙场,那袭青衣率军出征。

    这是写给魏渊的词啊。

    咚咚咚,咚咚咚!

    许七安剧烈擂鼓,纵声道:“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!”

    你为朝廷殚精竭虑,你为皇室守住江山,你换来的是什么呢?

    朝廷掩盖了你的功绩,夸大宣传镇北王,把属于你的光环,一点点的转嫁给那个为了一己之私做出屠城暴行的禽兽。

    文官和士林口诛笔伐,将你打上阉党首领标签,仿佛忘记了山海关战役是谁打赢的,是谁换来了大奉二十年的太平之世。

    你,换来的是什么呢?

    他停了下来,鼓声顿消。

    许七安声音很响亮,语气却夹杂着深深的惆怅,一字一句道:“可怜白发生!”

    城头上,气氛陡然一滞,王贞文等文官愣愣的看着许七安,咀嚼着最后这段。

    一股难言的悲凉在心头滋生。

    最能打动文人的,永远是诗和词。

    其实在场文官们心里都清楚魏渊是什么样的人,哪怕斗红了眼,心里是认同魏渊的品性的。

    只是立场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可怜白发生,可怜白发生.........这一刻,即使是和魏渊争斗了半辈子的文官们,也不禁胸生郁垒。

    裱裱咬着唇,眉梢轻蹙,起先不觉得什么,直到他念到最后一段,那股悲凉之感,顿如海潮汹涌,让她

    怀庆定定的看着他,眼睛里,竟有了一层水雾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这什么破词,听的老子鼻子发酸。”姜律中搓了把脸,嘀咕道。

    出征的队伍里,参加过山海关战役的前辈们,这一刻,眼睛都湿润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...”

    魏渊却笑了,笑的酣畅淋漓,笑的眼角沁出泪花。

    许七安,你可知我为何不收你为义子?

    因为在我心里,你是知己!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清云山,云鹿书院。

    赵守站在山巅,儒衫和花白的头发随风飘扬,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距离,看见了出征的队伍。

    “书院因大奉崛起,儒家却因大奉衰弱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平静,语气沉稳,眼中更是无喜无悲。

    他鼓荡浩然正气,朗声道:“魏渊,凯旋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儒家言出法随的力量遁入虚空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下一秒,法术的反噬效果降临,缭绕在赵守身上的浩然正气轰然溃散,他的眉心裂开一道缝隙,并迅速延伸、扩展,宛如破碎的蛋壳。

    亚圣殿内,一道清光射来,直直的照在赵守身上,皲裂的身躯缓缓愈合。

    “大话不能轻易说啊,尤其是涉及一位超越品级的存在。魏渊啊魏渊,我只能帮你到此。两千多年前有儒圣,而今,人族只有你能扛起这个大旗了。”

    赵守说完,朝着亚圣殿作揖:“多谢亚圣相救。”

    自从程氏圣人的石碑裂开后,亚圣殿的力量就已经复苏了。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军营里总共陈兵七万,除了一万禁军外,其他六万是京城地界,以及各州抽调过来的兵力。

    剩下的兵力在东北三州,襄州、豫州、荆州。

    京城这边的七万军队,要兵分四路前往东北三州,而其中两万走水路,前往北境楚州。

    许二郎就在这两万兵马中。

    行军这种事,人越多,其实越麻烦,所以大规模出征时,通常是分兵处理,然后在某处集结会师。

    七万人出征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漫漫人潮,看不到头,也看不到尾。

    大军沿着官道出发,魏渊最后一次回望京城,没来由的想起那小子的词儿。

    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,可怜白发生..........魏渊笑了笑,低声自语:

    “无需为我鸣不平,精忠报国,我忠的是社稷,忠的是百姓,你该懂我的。”

    大军缓缓前行,七万人静默无声,只有车轮辚辚,战马嘶鸣,以及甲胄碰撞。

    在这些声音交织的氛围里,将士们突然听到了天边传来的歌声。

    “狼烟起,江山北望,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.........心似黄河水茫茫,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.........”

    有人茫然的转头四顾,有人沉浸在歌声里。

    “恨欲狂长刀所向,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........何惜百死报家国,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........”

    “马蹄南去,人北望,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,我愿守土复开疆,堂堂中原要让四方,来贺。”

    远处的山坡上,一骑伫立,神经病似的高歌不止。

    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?

    一定要凯旋啊。

    魏公!

    ............

    司天监,八卦台。

    白衣如雪的监正,这一次没有坐在案边,而是站在边缘,面无表情的遥望着京城外出征队伍。

    “大幕拉开了。”监正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大幕拉开了?”

    身后,传来低沉的嗓音,徐徐道:“若是如此的话,怎么能少的了我这位主角呢,对吧,老师。”

    监正不搭理他,叹口气:“放眼大奉,有能力率兵打到“靖山城”的,只有魏渊,非他莫属。”

    杨千幻张了张嘴,无力反驳。

    监正收回目光,说道:“你的心没静,如何晋升?”

    杨千幻沉默片刻,道:“老师,我已经好多天没有离开司天监,外界的人,恐怕都已经不知我的威名,不知司天监有一位杨千幻,我心里不甘啊。”

    你哪来的威名?

    监正差点就要捏眉心,沉声道:“许七安没有出征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我真没想重生啊〕〔剑来〕〔这是我的星球〕〔林平李静名字〕〔我真的是正派〕〔世子很凶〕〔诡秘之主之卷毛狒〕〔我的孝心变质了〕〔上门龙婿叶辰听书〕〔岳风柳萱大结局〕〔穿成权臣的心尖子〕〔万族之劫〕〔古斯彦〕〔我师兄实在太稳健
  sitemap